幸福文章

 
      我是書桌

我是,書桌。一張陪了主人十五年的普通書桌。

雖然因為年紀有點高,看起來有點舊、抽屜的鐵軌有點生鏽不好拉,身上的原木色膠條也被主人割破,看起來缺了一塊又一塊不太美觀,但、我還是一張很好用的書桌。身上坑坑疤疤,我也還是有足夠的面積讓主人在旁邊的檯燈輔助下,低頭苦讀。就算因為我年紀有點高,一碰到我就會讓我發出木頭老舊的嘰嗄聲,我也還是一張可以用、很好用的書桌。


可是,主人上了大學,他需要的不是可以安穩寫字的書桌,而是一台新型的電腦主人說,筆記型電腦比書桌方便太多了。隨便一份作業或報告,都要寫上好幾百個字,書桌只能讓主人寫字,卻不能讓主人很快的寫完字。而筆記型電腦上的鍵盤,只需要敲敲、打打,就可以讓一份寫滿了密密麻麻字體的報告在它的臉上呈現,主人不用再寫字寫到手腕酸痛,不管怎麼想,主人都只需要筆記型電腦,不需要我。


而筆記型電腦隨便哪個地方,只要有插座,它就可以被主人使用,所以筆記型電腦也不需要書桌。

於是老舊的我,就要被主人拋棄了。

在主人要搬家、住進學校宿舍的這一天。

「謝謝你,陪伴我這麼久。」主人摸了摸我,然後這麼說著。說完,主人拿著行李箱,走向了父親駕駛的車子,上了車、帶著筆記型電腦離開了我。


看過好多待過這個家的前輩家具們因為老舊,而被主人的母親丟掉、賣給資源回收場,我心想著——我也要被賣給資源回收場,被日曬、被雨淋,然後真正的壞掉,變成一張老舊又不能用的書桌了吧?

可是我好想當一張書桌,有點破舊也沒關係,我想被人在身上壓著紙張書寫、我想要抽屜內放滿文具或是主人的寶物。這是書桌的本分,也是我唯一的希望,我不想、變成資源回收場角落的廢物。

「您好,我們是幸福宅即變。」

「就是那一張書桌。」

主人的母親對著不認識的男人們說,蒼老的手還摸了摸我,「這張書桌還很好用,我孩子捨不得把它賣給資源回收場,就麻煩你們了。」


「好的!」

男人們小心翼翼地扛起了我,不在乎我發出的刺耳聲音,將我扛出了居住長達十年的主人的家,放上了家門外的小卡車上。我被載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,好幾個陌生人觸摸我、拉開我的抽屜,然後對我給予我一直渴望聽見的贊賞。

「這是一張好書桌啊!」陌生人這麼說,然後跟著其他的陌生人拿著抹布擦拭我、用鐵鎚鐵釘固定我因為老舊而翹起的木板。


我變得煥然一新,雖然身上的原木色膠條還是留著主人割出來的坑疤。

我不會再發出刺耳的嘰嗄聲,因為我身上沒有固定住的木板都被用全新的鐵釘釘起來,除了因為鐵軌壞掉而仍然空著的一個抽屜的位置外,我看起來還是一張好書桌。


陌生人把我放到了一個像是倉庫的地方擺放著,他們給我編號、拍照,不時會來擦擦我的身體,看看我壞掉的地方。

在來來往往的人之中,我知道這個地方不是我想像中的資源回收場,我也沒有變成我猜測的、被主人拋棄的一個沒用的書桌。被放在這個陌生地方的,還有很多看上去跟我一樣也有些破損的家具,我們被整理乾淨、修理過,然後放在這個地方,等待需要我們的人。

我覺得好開心,因為在這群陌生人眼中,我還是一張好書桌,而不是一張應該送去資源回收場拆掉棄置的爛書桌。


我是一張書桌。一張雖然身上的顏色坑坑破破、少了一個抽屜可以用,但仍然可以讓人安心在身上壓著白紙寫字、畫圖、做任何其他書桌也可以做的事情的,書桌。

我還可以用,我就還是一張好書桌。請不要把我、或者是跟我一樣還可以用的家具同伴,當作廢物丟去垃圾場。請讓這群充滿愛心的陌生人帶走我們,讓我們變成別人眼中有點舊的、他們的新家具。

網頁內文